猫影

这儿猫影(´・ω・`)
【头像是麦咖太太画的】
睡前故事系列可能会引起不适所以最好不要看√
松主推一松 主カラ一和おそチョロ√
没有cp洁癖 大概
并不会产粮
偶尔给家里猫拍拍照(虽然只会给它们拍黑照还发到网上来
掉..掉到逆转坑里了!!!
亚双义喜子御剑都好喜欢啊ww

【速度松/おそチョロ】深夜(轻松视角)

Day19 @130日速度
用了夜迴、深夜迴的部分设定!
突然觉得这个设定很棒所以就写了√
但是可能把握的不是很好..感觉如果是别人能搞得比我这个好看...
小松(11)x轻松(10)
看上去是无差但是我站13所以w
非亲兄弟
轻松第一人称(明明根本不知道人家怎么想的呢)
感觉有点弱气的轻松...一不小心..嗯
ooc注意哦(你好像就没写过不ooc的东西?)
实际上写到后面的时候已经写不下去了orz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夜晚的小镇上,有并非人类的东西徘徊着,所以请各位在家中躲好,千万不要出门。否则...坏孩子是要被***的哟。
       “好可怕...虽然妈妈说过了不能出门...但是......小松他,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啊...”
       深夜的街道上,一个穿着绿色卫衣的小小身影小心翼翼的前行着,手中的手电筒也在四处照射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那应该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吧,毕竟明明已经颤抖着抱紧了装着零钱的背包,却仍是克制着恐惧寻找着。
        我躲进了长着果子的草丛中,努力的平复着疯狂跳动的心脏。虽然一点都不想到这种地方来,但是那个面目狰狞的白色的东西直直的冲着这边跑了过来,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自己爬进来了。不知道小松有没有遇到那些怪物,但是以他的灵活程度,应该可以躲过的吧...?...那为什么,他没有回家呢?
         一开始出现的是一条黑色的家伙,挂着奇怪的表情,歪着脑袋呆愣愣的站在那里,于是我从他的身后绕了过去,竟然没有被发现,这大概就是大人们不让我们在夜晚外出的原因吧,毕竟那种东西,根本不像是人类可以对付的。在那之后也出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,但是姑且都算躲过去了,也有些似乎会被石子的声音吸引过去,于是我也捡了些石子放在包里,万一路被堵住的话可以用它来引开他们。只是这样稍微有点重,体力好像会消耗的很快,但是为了开路这也是必须的。
       在隔壁的路上隐约看到了小松的身影,下意识的想要出声叫住他却不知为何无法发出声音,只能尽量加快速度跑上去,但体力很快就耗尽了,虽然咬紧牙关尽力的迈开腿想要追上他,可到了看到身影的地方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任何人。...也许是因为我跑的还不够快吧...如果再快一点..再快一点...能追的上他吗?他..为什么不回家呢?明明都在离家这么近的地方..

      沿着那条路走到了有住宅楼的地方,这是我们也没有到过的地方,之前和小松一起画的地图上自然也没有这里,可那张纸上已经画满了...只能再拿另一张纸画好和它贴在一起了。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?难道说,是在探险吗?那为什么要连我也瞒着呢?
       走着走着突然从头顶传来了尖叫声,因为被吓到所以下意识的向后跳开,而下一秒就从上面掉下来了一个穿着裙子的女孩子。她在地面上挣扎着,哭喊着。虽然开始有些怀疑,但果然她也是那些东西中的一员,人类是不能从楼上摔下来还能动吧....好伤心...她的哭声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像刺入我的心脏一样,让我也感到了痛苦...好痛苦...好悲伤...好难受...为什么...为什么...?什么..为什么?这是..她的想法吗?还是...?不行,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要去找小松,其他的想法先放一放,那是,和我没有什么关联的事情。但是...这些鬼怪....真的和我们没关系吗?为了赶快清醒过来,我抬起手揉了揉脸,却发现手上沾到了湿湿的东西...啊...我哭了啊....为什么呢?明明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...赶快去找他吧...
       也许是在外面待的时间比较长了,对于那些怪物的恐惧也消散了很多,小松可能就没有怕过它们吧,几次看到他都是好像没有鬼怪一样正常的走着,我却被各种鬼怪阻拦着...难道是因为这样才..追不上的吗?旁边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小婴儿的声音,我赶快移动着手电筒照向声源,看到了一个小小的,用红色的手捂住了脸的婴儿,他应该也是鬼怪吧...但是那个小家伙在被手电筒照到的时候一动不动,而我也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拿着手电筒和它僵持着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手臂实在是撑不住长时间用一个姿势举着,它有些晃动,光也离开了那个小孩,然后,那个小孩突然飘了过来!虽然有些迟钝,但是我还是做到了在它来到我面前之前照住它——尽管我并不知道这有没有用。而幸运的是,那个小家伙在被照到的一瞬间,又恢复了那个捂住脸的动作。于是我便以照射着它的状态向后慢慢移动着,直到距离远到它看不到我为止,这是很容易的,毕竟这些鬼怪们的眼神似乎都不太好。刚刚所经历的仿佛就像游戏一样呢,“不倒翁先生摔倒了”的游戏。这么说起来,小松他玩这个游戏也很厉害,每次都会出其不意的转过身来,或是以各种奇怪的方式来拍到我的背,我好像就没怎么赢过他呢..这样的话,他遇到这个小家伙也就不会有问题啦w抱着这样的想法,我不禁露出了笑容,真想赶快找到他呢。
       随着时间的推移,鬼怪似乎越来越多了,经常遇到一些个子很大的家伙,它们把整条路都堵满了,哪怕是用上小石子也不能通过,所以也只能换另外一条路走。拜它们所赐,那张地图现在也变成了由很多张纸贴在一起的大地图,小松看到的话一定会很惊讶的吧,这可是他都没有做成的事情呢!
        虽然想着小松的事情会有些振奋,但是果然还是太晚了。而且由于数量总是难以回避的会被各种鬼怪追,尽管每次都运气好甩掉它们或是藏在什么地方没有被发现,体力也差不多用完了,哪怕休息也很难再补充回来。再加上白天也一直跟着大人们寻找着,这几天都没有睡好,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差不多到达极限了...“有点冷啊”在草丛中脑子昏昏沉沉的我冒出了这样的想法,无法控制的似乎马上就要睡去,草丛外却突然穿出了“咔擦咔嚓”的声音。我一下子就惊醒了,一边懊悔刚刚自己竟然差点睡着,一边悄悄向外看去——一抹红色消失在了拐角处。那是小松吗!?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脑,我就那么冲了过去,想要追上他,然后一起回家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那并不是小松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,拿着红色的,巨大剪刀的,手一样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无法移动。为了冲到这里来,我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。面对着这个散发危险气息的家伙,腿也软了,甚至连站立都无法保持。瘫坐在地上的我就那么看着那只手一点点的靠近,将剪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要剪下去吗?剪断,我的脖子。
        那样的话,大概,会死吧。
        死的话,又怎么样呢...
        死的话,就·见·不·到·小·松·了。
        不行!!!!!
        我还没有找到小松!我还,还不能死!至少在这里,快点,快点动起来啊!?如果,如果在这里就死了,还有谁去找他啊?那个时候...那个时候...他明明是笑着对我说了“那阿轻一定要找到我哦w”这样的话,所以,绝对,绝对不要辜负他的期待啊!他一定,还在那里等我的吧?那个时候也是,到了傍晚都没有找到他的朋友们都以为他先走了,就那么回家了,可他,的的确确是一直在等着我的!怎么可以,让这么信任着我的他,等不到我去找他!?
        尽管还是站不起来,但是还有其他方法!我向后躺下让脖子离开了那把剪刀,然后尽力扑向了他无法攻击到的地方。不知为何它在刚才好像停顿了一下,但很快就它应了过来。那把剪刀就那么蹭着我的背剪了过去,大概只差一点点,他就不会是剪空了。那个家伙似乎也愣了一下,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,我则趁着这个机会试图爬着拉开距离,但是,这是没有用的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,它立刻就再次瞬移到了我的面前。他再一次举起剪刀对准了我。也许是错觉,我总觉得从那只手上看出了笑意。
       这次是真的无法逃脱了。
       “滚。”随着熟悉的声音,一个东西被摔在了我的旁边,那只手好像被吓到了,然后转移了攻击对象——那个被摔过来的东西——而这时我才看清,那是个娃娃的玩具。手将娃娃的头和手什么的部位剪了下来,然后就离开了。看着地上娃娃的的残骸,我感到了更深的恐惧——如果,他没有来的话,大概被剪掉躺在这里的就是我了吧。一瞬间我的脑内浮现出了那个场景,下一秒我就赶快移开视线转移注意力,看向那个救了我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哟,阿轻。你找到我啦”那人笑着拉起来坐在地上眼中蓄满泪水的我,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。和多年前重叠在了一起。“稍微有点慢啊”
        小松对于我出来找他似乎没有很惊讶,但他也没有我对我解释太多,当我向他质问是不是想一个人出来探险时也是笑出了声,然后敷衍的说着“也许是那样~”可能是我的错觉吧,我总觉得他怪怪的,比起平时似乎缺少了什么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小松和我就那样在草丛里谈论着这些怪物的事情,听着我对他的抱怨毫不在意的笑着,而有些恼怒的我最终也是会和他一起笑起来,这大概是只有小松才能做到的事情吧。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。刚才的事,真的多亏了你才..”生气归生气,抱怨归抱怨,该好好道谢还是要说的。小松听了之后,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“怎么可能对小轻松见死不救嘛,我不会允许什么把你给夺走的!”然后凑了过来,轻轻的亲在了我的额头上“因为,是‘我的轻松’嘛w”
        不知所措的我有些僵硬,我觉得我的脸可能已经红透了吧,连自己都能感受到它散发着奇怪的温度,然后便急急忙忙的想要转移话题,拿出了那张地图给他看。他先是愣住了,然后揉了揉我的头,又夸奖了我一番,我总觉得转移话题后并没有什么效果...他看着仍处于混乱中的我,提出了要一张纸的请求,然后好像在上面写下了什么东西,折起来交给了我“这个东西,千万不要自己看哦!明天给你妈妈吧!这样他们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。啊!还有,绝对不要告诉他们我们在晚上出来了的这件事哦!”虽然有些疑惑,但是我还是选择听从他的指令,既然他这么说了,那肯定是这样做就好了。
     他拉着我走向了回家的路,也许是快要天亮了吧,感觉鬼怪没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多了,小松也总能够带我躲开它们,一次都没有被追过。迅速的到了我家的门口,小松却拒绝了在我家住一晚的请求,只是再次强调了不能说晚上出门和以后晚上也不能出门了这样的事,然后就打算离开。“等等!”我不由自主的叫住了他,他离开的背影像是要再次消失了一样,而我不愿见到那样的结果。“明天,我能见到你吧?不会再自己跑不见了吧?”小松再一次的揉了我的头,然后紧紧的抱住了我——“当然”
 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尽管只睡了几个小时,我还是早早地爬了起来,因为我有着不得不做的事情。在厨房的妈妈看到我后似乎看出了我心里有事,便停下手中的活,来到了我的旁边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我便将那张纸给了她,没有说任何话。妈妈疑惑的开始看起了纸条,然后惊呼了一声后捂住了自己的嘴,似乎那上面写着十分出人意料的事情。“悬崖?”他只听到了妈妈说出这个词,然后有些凝重的看着我,问我是不是别人让我把纸条拿给她看的,我点了点头,但是没有告诉她是谁给的,毕竟,小松可是失踪了的人,要是说是他给的不是暴露了晚上的事情吗?还好,妈妈只问了我那一个问题便离开了厨房,打了几个电话似乎是在通知谁什么事情。我猜,大概是小松找到了的这件事吧。要不然,还会有什么事呢?
       当天的下午,妈妈就出门了。她出门前还叮嘱我说让我自己好好在家里玩,千万不要出门,然后还未等我说话就匆忙的离开了。可是我今天还要去见小松的啊...我们之前约好了的...要是偷偷溜出去的话,妈妈大概会生气,但是那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的吧?因为现在的小镇,还被太阳所笼罩着。
        但在我出门之前,窗口就爬进来了一个人——是小松。他果然没有骗我,但是“..你就不能从门进吗?我会给你开门的不用费劲爬进来也可以...”一根手指按住了我的嘴唇“这样不也挺好的吗?就像不被父母同意的小情侣悄悄见面那样——诶你不要打我!”
        我们就这样欢闹着,度过了又一个美好的下午。当天晚上妈妈的表情似乎有些沉重,几次悄悄看向我却没有说任何事情,最终在晚饭后,她叫住了我——“有件事,我觉得你应该知道...小松他...你可能不会再见到他了,他要搬家了,有点...远,但是,会有其他小朋友的,你也...不要太伤心,好吗?”她用着有些悲伤的表情向我说出了一段略显奇怪的话,于是我有些疑惑的望向她,却没能对上她的目光——她躲开了。然后她拍了拍我的肩膀,让我回屋去做自己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。就在今天下午,我刚刚遇见了小松,他完全没有向我提这件事,而且,他不是刚刚被找到吗?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搬走了呢?而且,为什么不能再见到呢?在对方离开之前送别不是理所当然的吗?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她和爸爸穿着黑色的衣服出了门,不知道要干什么,却仍是不让我出去。也许是因为现在正在下雨吧,由于乌云外面显得有些阴暗,地面也湿漉漉的,她大概是不想让我弄湿。而且..她看上去很悲伤..果然这几天还是好好听她的话比较好。“小松大概不会愿意被关在家里吧”在冒出了这个念头的下一秒就有一个红色的身影窜到了我旁边。“我又来找你玩啦”他灿烂的笑容哪怕与太阳相比也毫不逊色。
        在那之后,我们的生活也回到了原先那样。小松也对搬家那一说法给出了解释:实际上只有他的家人搬走了,他还是会留在这里的“怎么可能会抛下阿轻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嘛w”那之后我们也再没有提过这一段发生的事情,只是好像再也没有和其他的小朋友们一起玩过了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小松拉着我一起去玩耍或者捣乱,倒是完全没有想过其他人。不过这样也挺好的。
        只要我们一直在一起不就好了吗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松直到晚上都没回家
其他人觉查到了不对劲在白天寻找
轻松在白天寻找未果后晚上悄悄去寻找
小松跟轻松见面
成为守护灵的小松保护着轻松
↑大概就是这么个流程啦!
虽然可能看不出来(;ー;)
大概下一次产粮会发小松视角w
所以说流程里其实少了很多东西√
感谢观看!
有什么bug或者哪里不是很好请提出来!
如果能够收到别人提出的意见会很开心的!
再次感谢!

评论(2)

热度(31)

  1. 燈塗子猫影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130日速度
    Day 19 產糧員→ @猫影 明天接棒的是→ @↑